創新易聯歡迎您!13年專注深圳網站建設

“互聯網+垃圾分類”擁抱彼此 方能發展

日期:2019-05-24 | 來源:易聯網站建設公司 | 閱讀:

垃圾分類,是一個被社會低估的行業,也被認為是“藍海”。當然,這片藍海之下還存在一些“礁石”,有礁石的地方就有機會,選擇用技術、用模式敲碎它們,無疑是市場發展的必然趨勢。但是,近期關于“所有的‘互聯網+垃圾分類’都是一個偽命題”的業內聲音受到廣泛關注,我們真的要因噎廢食,否定科技的進步,對“互聯網+垃圾分類”說‘不’嗎?


近日,我們就這個話題專門采訪了互聯網+資源循環利用專委會專家——北京盈創再生資源回收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常濤先生,對話題進行了深入解讀。


常濤先生認為:我們首先定義清楚討論的問題,先不討論該不該分類以及分類后垃圾部分的清運回收體系,只探討互聯網如何有利于垃圾分類以及分類后的可再生部分的回收體系與互聯網之間的關系。


在今天,所有的行為都很難去互聯網化,既不能把“互聯網+”妖魔化,也不要把“互聯網+”萬能化。互聯網,只是一種信息技術,從老百姓的衣食住行服務行業,到工業生產,都已經很難離開互聯網。當互聯網作為一種工具,使用方式就顯得很重要。


“互聯網+垃圾分類”、“互聯網+再生資源”成功的前提,一定是使用方法對路。要找到互聯網對整個產業鏈,整個運行體系中能夠代替人工、輔助人工的部分進行替代。而在環節中對替代部分有明顯的比較優勢和規模優勢的才是對的。


一、問題所在


為什么鮮花配送、生鮮配送在“互聯網+”領域頻繁試錯卻仍被認為前景光明?而“互聯網+垃圾分類”卻屢屢被質疑?


是因為垃圾分類這個領域,客單價更低,每一個用戶貢獻的利潤更低。上門回收也好,智能機具也好,與互聯網其他應用場景的獲客成本是一樣高的,并且越來越高。回收系統本身“不經濟”,這是行業共識,所以希望通過互聯網提高效率,扭轉“不經濟”,這可行嗎?


垃圾分類體系不經濟的道理很簡單:第一,人們主動進行垃圾分類的意識不強。第二,回收系統不經濟。再生資源回收系統正好是快遞物流的“逆向”系統,從千家萬戶到收集系統到中轉系統再到集中處置。行業內的共識是,配送一個包裹上門,一般要求至少需要5—10元的利潤支持。而再生資源回收的物資即使有一定的殘留價值,也很難達到5元的利潤,垃圾就更別說了。所以,要解決垃圾分類的問題,不是互聯網不互聯網的問題,而是如何先讓整個系統變得經濟,這樣互聯網才能在整個經濟系統中發揮效率和規模的優勢。這也是為什么很多互聯網+垃圾分類公司都有點不務正業,大家都在尋找其他的盈利方式:比如廣告、引流、支付場景等等。


二、解決之道


1.歐洲智能機具如此普及,主要原因是因為政府制定了法律法規。歐洲國家在飲料包裝物(塑料瓶,玻璃瓶等)實行押金回收系統,也是政府立法全區域實施的,究其原理,依舊是給不經濟的回收系統人為地增加經濟性,同時有效得解決該品類前端分類和渠道歸攏的問題。目前,世界上已有40多個國家和地區實施了環境押金制度,品類包括飲料瓶、鉛酸電池、汽車等。國外建立押金制回收體系,大都是從飲料包裝物開始的,以此作為突破口。一方面飲料包裝的量比較大,另外一方面,飲料包裝具有形態標準、完整等特性,比較適合于實行押金制。


2.在政府立法的基礎上,“互聯網+”將成為有效的手段。全球來看,垃圾分類行業不能完全市場化是行業共識,政府須配套相應法律、條例來規范人們的行為,無論是垃圾征費,還是生產者責任制,都是很重要的,也是垃圾分類能夠做好的前提。在實行垃圾征費的區域,“互聯網+智能機具”會是政府監督、記錄、獎勵、懲戒垃圾征費的有效手段。政府建立“按量取費”的規范要求確定收費法則,對于不可再生的垃圾,交由環衛部門進行收集處理,采用填埋或者焚燒的方式解決;對于可再生的部分,分類收費,利用互聯網+智能垃圾分類設備,清楚記錄每次交易,通過用戶ID進行追溯,激發用戶參與垃圾分類的意愿,對不按照要求投放的用戶進行追溯和懲戒。


最近,很多地方政府部門也在進行一些有意義的嘗試,例如,北京市東城區探索積分獎勵、政府購買服務以及垃圾分類與再生資源回收兩網融合等多種方式。銀川市已啟動了垃圾分類“互聯網+資源垃圾”回收方式,開通垃圾分類微信公眾號,實行“線上交易+線下物流”。廣州市、深圳市探索推行“互聯網+分類回收”,建立了APP移動平臺,實現垃圾分類信息化管理。2017年12月14日,青島首個智慧垃圾分類回收箱在海倫路街道試點運行,通過積分兌換制度,鼓勵民眾養成垃圾分類的良好習慣。這些嘗試都有著配套的宣傳、督導、培訓等動作同步進行。但是,我認為這些嘗試還是不夠的!在沒有更明確的立法下這些互聯網+的系統,互聯網+智能設備并沒有發揮到合理的使用。


總之,法律法規要先行,而且法律法規制定的越細致越好,要把賣垃圾變成扔垃圾收費。


3.針對行業內最近比較熱的話題,智能垃圾分類回收站:限于篇幅,只表結論。首先,智能回收站系統,不能獨立存在,沒有體系保障,沒有政府條例的支持,只放智能分類設備,很難盈利和持續!其次,智能分類設備必須配套分揀中心、打包站和物流運輸,才能構建一個完整的城市再生資源收集體系,這也需要政府給予大力支持,完全的市場化是做不到的。國內已有成功案例表明,當企業投放智能分類設備的同時,在政府的支持下低成本的建立了打包分揀中心,并與當地有物流能力的公司建立合作清運系統時,各個環節都實現了盈利!


針對目前固體廢棄物和垃圾處置面臨的“總量激增、分類難推”的嚴峻形勢,以及個體分散回收人員在逐漸退出的新情況,一些專家學者也在呼吁,借鑒歐美等國家和地區有效經驗的基礎上,利用“互聯網+”的新型回收平臺,盡快構建有中國特色的環境押金制回收體系,首先針對飲料標準包裝物這一低附加值廢棄物,實現高效安全回收和高附加值的循環利用,打開生活垃圾分類的突破口。


海南的禁塑條例中已經就一次性標準包裝物準備推行押金回收體系,這必將給中國的“互聯網+垃圾分類+智能機具”帶來一股頂層設計的春風和制度創新的樣板。


這才是“互聯網+垃圾分類”的正確打開方式。


三、未來場景


回收系統本身不具備經濟性,如果只通過市場化的無形之手來調控,最終答案依然是無解,因此,必須要通過政府制定罰則來增加其經濟性。上文提到的智能垃圾分類回收站和智能回收機的未來場景,實際都暗含了政府罰則。


“互聯網+垃圾分類”是科技進步的體現,創新不能脫離政策,“互聯網+垃圾分類”的未來場景應當是“垃圾分類立法+消費者罰則+收回其它垃圾”。智能垃圾分類設備將會作為政府出臺政策的配套工具,貫徹收費、積分等政府手段,發揮通道疏解的作用,提供可追溯的依據。


在垃圾處理這個行業中,大部分的核心政策都離不開政府的引導,而垃圾分類又是一項長期、艱巨的系統工程,應該是全民參與的一場環保運動,不應該因為一兩個企業的經營問題就否定“互聯網+”在垃圾回收這場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從而放棄整個行業。我認為,當我們以自己的方式擁抱彼此,最終受益的將是整個社會。


—— 微信公眾號 ——

熱門標簽

急速赛车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