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易聯歡迎您!13年專注深圳網站建設

為何從互聯網巨頭到創業者都如此迷戀社交?

日期:2016-11-30 | 來源:易聯網站建設公司 | 閱讀:
在互聯網行業,無論是巨頭還是創業者,都曾經夢想從社交入口切出一道口子,成就一個社交帝國夢。但這個夢想的艱難程度可想而知。微信做過搖一搖,陌陌早期請模特陪聊,滴滴最開始讓自己員工去打車,如今支付寶悄然上線生活圈,散發著青春荷爾蒙的白領日記與校園日記驚現一大批大尺度女學生和白領寫真。支付寶變支付鴇的說法一時喧囂塵上。
早在2015年春節前夕,支付寶紅包曾經遭遇微信封殺,后來阿里緊急推出“紅包口令”功能以防止再次被封殺。如今,春節又要臨近了,支付寶的焦慮自然可想而知。
從互聯網巨頭到創業者:人們都迷戀社交
其實從互聯網的歷史來看,不僅僅是阿里想要做社交,從巨頭到創業者,幾乎都想搭上社交的快車快速規模化發展。近年來手機社交APP呈現爆棚式的發展,盡管曾有數據顯示,100家死亡的APP里,社交類占了35%,社交類APP死亡率最高,但依然無法阻擋創業者奔向各種垂直細分領域的社交APP創業潮。在各類應用市場一搜,主打女性閨蜜社交、同性社交、同城社交、約飯社交、90后社交、圖片社交等等各種社交軟件層出不窮。
早在2010年3Q大戰期間,騰訊打出二選一的牌,要么卸載360,要么卸載QQ,人們可能忘了一個細節,當時許多門戶與互聯網巨頭游戲公司與創業者都曾經快速的推出自身的即時聊天軟件來借助輿論造聲勢,企圖搶占并轉移QQ用戶,但最終都失敗了。
《口袋妖怪Go》今年大火但其中也借鑒了社交的思路,人們總結它能成為爆款的一個重點原因是,它是一款敦促宅男出門鍛煉的運動神器。游戲開發者也寄希望通過粉絲的力量,驅動游戲玩家被一只小精靈驅動帶動戶外社交與健身的文化。
唱吧、啪啪都曾經主打偏娛樂化的社交方向,可以導入已有的親友關系鏈,寄希望能夠快速形成集聚好友圈的娛樂文化,但基本也成效不大。
早前美國Uber、Lyft、國內滴滴剛風靡的時候也曾經主打社交的思路,讓用戶跟司機做朋友,甚至一度誕生了許多拼車軟件,讓用戶在打車的過程中發展新的社交關系,比如當初Lyft宣布在應用中增加用戶資料,以此解決司機和乘客之間的社交信任問題。
在國內,專車軟件曾一度也被人們定位為約炮神器,當時專車軟件平臺也有意識的迎合了約炮社交方向的思路,讓乘客與司機做朋友。中國的國情是,白領群體的圈子因為職業而固定,陌生人兩性交友的需求一直存在,而專車駕乘社交則是一種全新的社交模式,這里面有很多想象空間。而隨著專車平臺格局大勢已定,專車安全性訴求逐漸上升,約炮這個偏向于負性的詞則不利于專車構建規模化用戶平臺,也不利于專車納入正規軍監管,隨著專車安全的訴求呼聲日高,繼而被逐漸拋棄。
再看直播,直播的興起也可以看成是一種新的社交的思路,許多人因現實生活導致的空虛都無法在現實社交場景中填補,因此更多寄希望于網絡,而直播則匹配了這種需求。
因此,為了區別于傳統秀場,許多直播軟件都愿意把自己定位為“直播社交”。許多移動直播也是依附于社交軟件,基于社交軟件上建立起來的社交關系或粉絲關系來進行直播互動。社交軟件陌陌營收一度增長乏力,但自打2015年年底涉足直播后營收開始有了增長。Facebook曾經表示,其普通用戶觀看直播視頻的時間長度達到其他類型視頻的3倍。YouTube的直播視頻觀看量在過去一年增長了80%,從某種程度上說,火的不是直播 而是直播背后的社交。
歸根結底,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讓現代人的社交網絡“實時化”了。人們喜歡在同一個時刻,對同一件事分享自己對相同愛好的感受。由于直播本身的實時性,讓這些群體產生了“我在這里我有許多朋友”的錯覺,填補了現實生活的迷失并打發了下班后的空虛與孤獨時光,當然,實時社交的兩性吸引力也是一個大的誘因。


  創新易聯立足深圳面向華南,作為深圳網站建設公司服務提供商,憑借過硬的技術開發及安全保障實力、專業的全方位解決方案一舉獲得客戶的認可。

—— 微信公眾號 ——

熱門標簽

急速赛车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