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易聯歡迎您!13年專注深圳網站建設

鏖戰政務云:阿里云霸主地位難穩 華為電信后來居上

日期:2018-07-03 | 來源:易聯網站建設公司 | 閱讀:

在巨頭們大舉布局云計算的博弈之中,政務市場正成為一個交鋒激烈的“必爭之地”。


日前,山西晉城市公共資源交易網公布其大數據平臺的中標結果,阿里云以6880萬元的金額中標,主要包含中心機房、云平臺、大數據等的政務云建設。這是繼長治市政務云之后,阿里云在山西省的第二個千萬級訂單。


但同一時間,一紙公告又給阿里云等廠商在政務云市場上的前景蒙上了陰影。


6月21日,中央政府采購網發布《中央國家機關2018年云計算服務產品(已通過網絡安全審查)采購項目》成交公告,公告顯示中國電信、華為軟件、浪潮軟件(600756)成為最大贏家,三者將為全國26個省市機關事業單位提供公有云服務,其中150萬元以下的云服務可省去招投標過程,直接向以上三家廠商下單采購。


這對于阿里云和騰訊云而言絕不是好消息,這些純互聯網背景的云計算廠商將很可能無緣未來國內的政務云市場。對于這一成交公告,騰訊云方面未對此作出回應,而阿里云方面也未正面回應。


2017年是國內政務云競爭最為激烈的一年,騰訊、中國電信等廠商多次以1分錢中標地方政府項目,以往只存在于消費級市場的價格戰蔓延至云計算這樣的企業級市場中。通信行業資深專家陳志剛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政務云的爭奪短期內不會結束。


與移動支付相似的是,同樣追求規模效應的云計算市場注定最后只會剩下少數幾個玩家。在全球范圍來看,亞馬遜、微軟、阿里云、IBM和谷歌已組成第一梯隊;但在中國市場里,阿里云一家獨大的局面尚未確立,騰訊云、華為云和中國電信的天翼云等仍有機會后來居上。


阿里騰訊出局央采名錄


盡管阿里在中國云計算市場上一家獨大,卻并非是戰無不勝。


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按照采購資金來源不同,具體可分為中央預算政府采購項目和地方預算的采購項目。其中,央采名錄是中央預算采購項目的名單,各省直轄市還可以根據自身的情況制定本省的采購名錄,另外對于批量小價值低的采購可以不走政府集中采購項目,各省直轄市可以通過分散采購來來操作,這不需要供應商進入政府采購名錄。


這意味著阿里云、騰訊云等廠商雖然沒進入央采名錄,但并不影響其繼續在政務云市場上的爭奪,只不過難度將躍升幾個級別。“因為省市的采購資金有一部分來自中央財政預算,這部分采購必須走央采的途徑。”一位熟知政務采購流程的行業知情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進入央采名錄后,全國范圍內很多項目直接就可以從央采名錄里選擇,“但沒進去的話就得一個一個省去談,如果有分散采購就得一個一個項目去談”。


至于150萬元以下的云服務可省去招投標過程,直接向中國電信、華為軟件、浪潮軟件三家廠商下單采購,這被視作是簡化招標投標程序的舉措之一。通信行業資深專家陳志剛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150萬元這一金額標準的制定應該是經過多方討論后得出,對于一些云計算需求較小地方政府而言,150萬元已經足夠。


不管是企業還是政府,采購云計算的核心訴求都是降低投資成本和提升工作效率,這一點決定云計算的價格是廠商競爭的重點。今年5月,騰訊云宣布CDN最高降價20%不久后,阿里云隨即宣布跟進,其中對象存儲OSS和EOS云服務器全地域分別降價18.9%和24%。


無論是價格還是產品體系,以阿里云為首的互聯網廠商在云計算市場上都有著明顯的優勢,但在政務市場,卻難敵電信和華為。究其原因,在講求安全和可控的最大前提下,政務云的采購更多看重廠商的背景和長期客戶關系。


因此阿里云、騰訊云等互聯網公司出局這一次央采名錄,并不讓人意外。有中國電信的內部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政府和國企一般優先考慮采用電信的云服務,最大理由是自主可控。


“雖然阿里云近期不斷強調飛天云是自主可控,但要說服政府和國企將大量敏感數據存儲在上并不容易。”上述中國電信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事實上,早在2016年,阿里的電子政務云平臺就通過黨政部門云服務網絡安全審查,但阿里仍需要獲得政務市場客戶更多的信任。


為何虧錢搶政務云?


毫無疑問,阿里云在國內的云計算市場上已經占據絕對地位。根據IDC發布的數據顯示,阿里云2017年上半年IaaS營收為5億美元,占據47.6%的中國市場份額,同期市場第2至第5位云服務商市場份額分別為9.6%、6.5%、6%和5.5%。


在外界看來,阿里云的領先優勢明顯,但實際上在云計算市場里,互聯網公司只是占據很小的一部分,大量傳統企業仍未上云,這一群體帶來的云需求更為龐大和驚人。


根據工信部發布《云計算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7–2019)》,其提出到2019年,中國云計算產業規模將達到4300億元,屆時將涌現2–3家在全球云計算市場中具有較大份額的領軍企業。據工信部統計,2015年,中國云計算產業規模約1500億元,同比增長超過30%。2016年,云計算骨干企業收入均實現翻番。


巨大的市場空間讓越來越多的廠商進入到云計算的爭奪,例如被云計算沖擊最大的傳統IT硬件商華為,也加入到云計算的爭奪戰中。去年華為正式成立公有云事業部Cloud Business Unit(簡稱Cloud BU),隨后并將其從二級部門上升至一級部門,與運營商業務部、企業業務部和消費者業務部并列,足見華為對云計算的重視程度。


而政務云作為近年增長最為明顯的細分領域,吸引了所有云計算廠商的目光。相關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政務云市場規模為91.5億元,2017年達到170.8億元,未來將保持20%的年復合增長率。


因此政務云的爭奪在去年達到白熱化程度,全國各地的政務云項目多次出現“1分錢”中標的情況。去年3月,中國電信以0元中標預算為1200萬元的上海電子政務云項目;騰訊云以1分錢投標廈門市信息中心公開招標外網云服務并最終贏得該項目等。


如此低的價格中標云計算項目,騰訊和電信的目的何在?浪潮集團執行總裁王洪添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種做法是一些企業進入了市場誤區。“以前,服務免費的模式主要出現在2C(消費者業務)市場上,企業以此獲取大量數據,來補償商業投入。在政務云上,數據的所有權和使用權都是政府的,沒有政府授權,就不能拿來支撐商業模式。”


這一觀點也得到阿里云總裁胡曉明的認同。“今天在所有人都希望推動企業的發展成就一個行業的時候,馬化騰和他的團隊用1分錢的投標對行業進行了破壞。”在3月29日深圳云棲大會上,胡曉明曾就此事批評騰訊云的做法。


新競合關系


隨著不同流派的廠商短兵相接,國內云計算的格局已經出現了新的改變。阿里云等互聯網公司不再滿足于服務互聯網公司,把競爭重心轉向政務云、工業云乃至農業云等更廣闊的市場;運營商和傳統硬件廠商也不希望只守住政務云,他們期待從傳統企業上云的契機中分一杯羹。


事實上,政務云可分為自用型和對外服務型需求,前者一般要求采用本地獨立云資源池,機房物理隔離,專線組網,不支持公網;后者則服務于分支機構或社會用戶,采用公有云架構,支持公網訪問,這是阿里云和騰訊云參與最多的部分。


而為了確保云的穩定和安全性,越來越多的企業和政府單位不再局限于純粹的公有云和私有云,轉而選擇公有云+私有云的“混合云”。


這就成為阿里、騰訊和華為在政務云的突破口,特別是華為云,2016年其與中國電信聯手華為推出“天翼云3.0”,被業界視為雙方聯手進軍“云計算2.0市場”的信號,即中國電信提供網絡IDC等基礎資源及運營、服務基礎能力,同時提供渠道和客戶資源;華為則提供硬件、軟件、相關技術及配套服務。


與國外相似的,目前除了中國電信外,國內的運營商都已經幾乎放棄“抵抗”,轉而為阿里云和騰訊云做嫁衣。而一位中國聯通內部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中聯通目前已經基本不再投入云計算研發,其云服務產品正來自騰訊云和阿里云。


但某種程度上來說,運營商、硬件設備商和純互聯網背景的云計算廠商又互為競爭對手。以華為和中國電信的合作為例,一方面華為可以為天翼云提供技術創新支持,天翼云為華為云帶來早期的客戶資源;但另一方面中國電信也面臨著華為云的競爭,一旦華為云壯大后對天翼云也是潛在威脅。


—— 微信公眾號 ——

熱門標簽

急速赛车单机版